Monday, September 26, 2011

愚蠢的进化论

许久都没有写了,这句话好像不时都会重复。确实,自从三年前踏入实验室以来,就没有了写的习惯,现在想来,不知道纯粹是懒惰,还是,所谓的写作,不过是当年的那段堕落的岁月的一点调剂品。
虽说是堕落,我一直都想念,甚至于,前几天放了自己几天的短假,溜回家里享受温暖,骤然间有一种回到学生身份的感觉。学生的身份,竟开始有一种陌生的感觉,短短的几天,感觉极不真实,好像做梦,而现下,正是回到现实的片刻。
有一位香港的朋友,数年前相识于岛国。有那么一个星期日,相伴走在市中心乌节路上,而友人竟然说,岛国人的生活,真悠闲。当年的自己刚从乡下到城市求学,极大的文化冲击之下,根本无法想象这拥挤的城市怎么住人,竟然听见这么一句话,当下哭笑不得。言下之意,说明香港环境更糟。
时过境迁,五年前的事了。前几天和友人聊天,说起城市人的生活,出现了一句“香港人求生存不求生活”,惊叹之余,只落得一声无奈。我想,友人的真正意思是,香港人顶多只能求存,没有求生的资格。香港身为经济蓬勃的亚洲金融中心,何其哀哉。南下的岛国,自也好不了哪里去。
动物的天性,本就是求存。谈生活的本质,是一种人性,进化后的文明。大学时期一直对进化论甚有兴趣,觉得那何其美妙。此刻想来,人的进化,顶多只是一个臭皮囊。脑子里想要的生活,全是自己给予自己的幻想。看看周遭的“进化猴子”,有谁每一天不是如禽兽一般的挣扎求存?我们自称万物之灵,实在是自欺欺人的天大笑话

1 comment:

Steve Finnell said...

you are invited to follow my blog